您现在的位置: 厦门工学院 >> 文章中心 >> 厦工故事 >> 正文
厦工故事|嘘!快乐的秘密就藏在保洁工作里!
作者:佚名 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数:128 更新时间:2019-3-18 9:46:27

时间2019.3.14  05:30

地点:孙版南路 厦门工学院

  

天空似乎微微泛起亮光,歇了一晚的太阳在某个角落里整理好妆容,蓄势待发。

学校里,刚值完夜班的门卫小哥,脸上挂着一丝疲惫。这时,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,满脸喜悦地来到学校。

“今天又这么早啊,连师傅。”

“啊,起了,就过来了。”

连宝成走到工作间,推出一个工具车来到音乐喷泉附近,他从车上抽出扫把,弯下身子,开始了一天的工作。

连宝成是厦门工学院中唯一的一名男保洁工人,今年53岁,家住学校对面的白石村。如果你经常从一号门出入学校的话,一定对他不陌生…对了,还有他那招牌的笑容…

时间:09:40

地点:厦门工学院 音乐喷泉

——“学校能让我来工作,我已经非常感谢了”

当我邀请宝成师傅聊聊他的情况的时候,宝成师傅委婉地拒绝了。

“手头还有点活没做完…”他似乎欲言又止,

“那我等您。”

“哎,我不会说话,没什么文化,说不好的…”他的拒绝并不强硬,而且脸上始终带着和善的笑容。

差不多9点40的时候,宝成师傅“暂时”完成了手里的工作。于是,我和宝成师傅一起找了个石台坐下,当我们离开时,我看到另外一名女保洁员推着车来到连宝成的工作区。

宝成师傅简单地做了个自我介绍,他始终很拘谨,两只手握在一起,手指不安地来回搓动。

听宝成师傅说,他家一共三口人,不过父母也和他们一家一起住,两位老人身体都不太好,也是因为这样,他才回到家门口来工作。

“我之前是在坂头水库那里做绿化,扫大街的,每天都得骑20多公里过去。后来我老爸身体不好,我就到这来工作了。”

关于连宝成和学校之间工作的机缘,他的言语之中充满谢意。

“挺感谢我们村的,我老爸截肢后,对我们家很照顾的。后来村长又介绍我到学校来工作。学校能让我进来工作,我非常感动。”

连宝成低下头,脸上的笑容有些凝滞。“毕竟这是学校嘛,你看我这个长相,不太好,学校不嫌弃我,我已经很感恩了。”

他探着身子朝我身后张望,叫住了那个正在打扫卫生的大婶,像是在吩咐她什么似的。

连宝成坐下,带着一种抱歉的神色“那是我老婆,我让她把那边的垃圾清理了。”

——多做一些,也不会累多少,我很知足啦

连宝成的保洁工作,通常比别人更重一些。这不仅是因为他承担的区域比较大,人工草皮清洁不方便,还有其他的一些原因。

“我老婆身体不太好,所以我得经常帮她负责一些工作。学校让我们两口都过来工作,已经够帮助我们了,所以工作一定得做好。”

连宝成的妻子比他年长一些。他俩是经别人介绍在一起的。

“当时我老婆就想跟我在一起,她就过来找我,我们就在一块了。”他说这句话时轻描淡写,似乎那已经是上个世纪的爱情故事。

连宝成的妻子从小身体不太好,好在没有对生活产生很大的影响。

“她比我大,不过生活中一般都是我照顾她。她人很好,很善良。”连宝成的眼神,时不时地、情不自禁地跨过我的肩头,朝后面看过去。

他们还有一个儿子,当谈到儿子的时候,连师傅言语中有些许愧疚和无奈。

“儿子在杏林那边送快递,30了,很懂事,也很独立。”

“儿媳妇呢?”

他尴尬地笑了笑,“儿子还没结婚。”

他努力地解释道,“不是谈不到对象,他谈了挺多个了,不过我们家的条件不是特别好,我老爸,我老婆身体又不好…有时候觉得挺耽误孩子的。”他的眼睛盯着已经平静了的双手,这些话更像是说给自己听。

他抬起来头,继续看着我,依旧面带笑意,“还好啦,现在这个女朋友挺不错的,没准明年就能结婚。”

——保洁工作,必须得诚实

连宝成有很多特点:皮肤黝黑,快乐大叔,闽南听众等。

这其中,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“闽南听众”。

当问到连师傅,为什么总是一边听歌一边工作时。

他急忙解释:“不不不,现在已经几乎不听了。”

我跟他解释,其实没有规定不许他听歌。

“哎呀,确实也不太好,放的声音大,会吵到别人,再说,这是学校,不能太吵。”

“那您最喜欢听什么歌呢?”

七八十年代的闽南语歌。

“最喜欢哪一首?”

连师傅丝毫没有犹豫,“爱拼才会赢吧”

我们俩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。

“你是北方人,不太了解,我们闽南人几乎都很喜欢这首歌,它真的可以激励我们。”

他说听歌会让他感到快乐,一边听歌一边工作,效率很高。

“我听歌、工作,感到很快乐,很开心,也不会觉得这是在工作,就像在锻炼身体一样。”连师傅把保洁工作当作是锻炼身体,这也就不难解释,为什么他一年四季几乎每天都穿着短袖在工作了。

“那您感觉,做好保洁工作,什么最重要?”

“实实在在地干。”连师傅回答的非常爽快。

 “做保洁,得诚实,这工作你糊弄不了。做的好坏大家一眼就看出来了,所以做保洁一定实实在在地干。比如说叶子落了你就得去扫,一遍又一遍扫,你不扫,它就在那里,大家都看的见的。保洁工作必须得诚实。”

——欢喜就好

关于学校:

“我觉得我能在学校工作很幸运,我们学校虽然是民办学校,可这环境比很多公办学校都要好!不骗你,我去过很多公办大学的,真比他们好。“

关于未来

“我对未来没什么想法。我觉得开开心心地过好今天就行,不会去想明天的事情。”

他指着孔子广场的方向:“我听过孔子说的一个故事,不收隔夜帖。我不会去想明天,我就想踏踏实实地做好我现在的工作,开开心心地过完今天,就行了。” 

THE END

10:10/采访结束

  

连师傅一路小跑到他老婆身边帮她抬垃圾桶。

“我让她回去她那边工作啦,我这边还有很多没清理,我赶紧收拾去了。”

连宝成交待好妻子之后,又回到了工具车旁,继续他所热爱的保洁工作!

 

 

田亚东/文案

田亚东/编辑

田亚东/图片

顾留章/编审